抖约app是真的吗

【 .】,精彩免费!

“季哥哥,我想吃一个冰淇淋啊。”

……

看着一整晚终于露出笑容的太子爷,时贝贝小朋友眼睛都亮了起来,季哥哥真的长得好好看啊。

“季哥哥,想要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时贝贝也笑眯眯的问,眼睛弯弯的就像月牙儿一样。

季景琛其实对冰淇淋之类的零食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开口说的却是,

“那都有什么口味的?”

时贝贝又把脑袋钻进冰柜里去了,她还没有识字儿,但对于一个从小见到好吃的就挪不动脚的小吃货来说,冰淇淋包装盒上画的水果图案她全都认识,就一个一个掰着手指头数,

“有巧克力味的,草莓味的,芒果味的……唔,还有荔枝味的……”

“最喜欢什么味的?”太子爷忽然出声。

时贝贝立刻回答,

“巧克力味的!”

短发文艺少女悠闲的样子

季景琛勾唇挑了一下,

“那就巧克力的。”

时贝贝撅着的圆润润的小屁股扭了扭,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巧克力味的冰淇淋,生动的小脸就好像小馋猫儿见到一盆煎小黄鱼,拿在手里直直盯着看了整整五秒钟,然后才摇摇晃晃的递给季景琛,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

“季哥哥,给。”

季景琛垂眸朝冷藏柜里那一排摆列整齐的冰淇淋扫了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巧克力味的只剩一盒了。

难怪,时贝贝会一副割肉让梨的无比悲壮表情……

……

季景琛毫不客气的从时贝贝手里接过冰淇淋,不小心和那只小手挨在一起。

摸上去肉乎乎,软嫩嫩的,就像刚新鲜出笼的水晶小馒头,指间还缭绕暖暖的带着奶香的温度。

太子爷几不可查的顿了一顿,然后便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当着时贝贝的面又慢条斯理的打开冰淇淋盒盖,拆开里面自带的小木勺,挖了一勺,动作优雅又利索的直接喂进嘴里。

凉得季景琛猝不防的嘴角猛抽了(¬_¬)……巧克力丝滑醇厚的口感,也一并在唇齿间化开。

这么甜!

要腻死人了啊!

季景琛顿时嫌弃得就要狠狠皱眉,时贝贝吞口水的声音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

“季哥哥,好吃吗?”

季景琛一低头,就看见某只爱哭小馋猫儿又把他的衣服角揪住了,一边舔着嘴巴一边眨着星星眼望着他,从动作到表情都在生动表达“我也好想吃!”的内心活动。

季景琛那句已经到嘴边的“太难吃了”绕了一圈又打住了,又挖了一勺,清清凉凉的点头,

“味道不错。”

时贝贝一下子就笑得眯弯了眼,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才说,

“还好我昨天晚上忍住没有把最后一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偷偷吃掉,不然季哥哥现在就吃不到喜欢吃的了。”

说完,小姑娘还颇为骄傲的昂了昂脑袋。

太子爷一向冷艳矜贵的帅脸难得几分出乎意料的愣住,他还以为这只小馋猫儿会和他说“季哥哥,能不能给我一口吃”之类的话,没想到…… 【 .】,精彩免费!

“季哥哥,我想吃一个冰淇淋啊。”

……

看着一整晚终于露出笑容的太子爷,时贝贝小朋友眼睛都亮了起来,季哥哥真的长得好好看啊。

“季哥哥,想要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时贝贝也笑眯眯的问,眼睛弯弯的就像月牙儿一样。

季景琛其实对冰淇淋之类的零食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开口说的却是,

“那都有什么口味的?”

时贝贝又把脑袋钻进冰柜里去了,她还没有识字儿,但对于一个从小见到好吃的就挪不动脚的小吃货来说,冰淇淋包装盒上画的水果图案她全都认识,就一个一个掰着手指头数,

“有巧克力味的,草莓味的,芒果味的……唔,还有荔枝味的……”

“最喜欢什么味的?”太子爷忽然出声。

时贝贝立刻回答,

“巧克力味的!”

季景琛勾唇挑了一下,

“那就巧克力的。”

时贝贝撅着的圆润润的小屁股扭了扭,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巧克力味的冰淇淋,生动的小脸就好像小馋猫儿见到一盆煎小黄鱼,拿在手里直直盯着看了整整五秒钟,然后才摇摇晃晃的递给季景琛,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

“季哥哥,给。”

季景琛垂眸朝冷藏柜里那一排摆列整齐的冰淇淋扫了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巧克力味的只剩一盒了。

难怪,时贝贝会一副割肉让梨的无比悲壮表情……

……

季景琛毫不客气的从时贝贝手里接过冰淇淋,不小心和那只小手挨在一起。

摸上去肉乎乎,软嫩嫩的,就像刚新鲜出笼的水晶小馒头,指间还缭绕暖暖的带着奶香的温度。

太子爷几不可查的顿了一顿,然后便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当着时贝贝的面又慢条斯理的打开冰淇淋盒盖,拆开里面自带的小木勺,挖了一勺,动作优雅又利索的直接喂进嘴里。

凉得季景琛猝不防的嘴角猛抽了(¬_¬)……巧克力丝滑醇厚的口感,也一并在唇齿间化开。

这么甜!

要腻死人了啊!

季景琛顿时嫌弃得就要狠狠皱眉,时贝贝吞口水的声音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

“季哥哥,好吃吗?”

季景琛一低头,就看见某只爱哭小馋猫儿又把他的衣服角揪住了,一边舔着嘴巴一边眨着星星眼望着他,从动作到表情都在生动表达“我也好想吃!”的内心活动。

季景琛那句已经到嘴边的“太难吃了”绕了一圈又打住了,又挖了一勺,清清凉凉的点头,

“味道不错。”

时贝贝一下子就笑得眯弯了眼,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才说,

“还好我昨天晚上忍住没有把最后一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偷偷吃掉,不然季哥哥现在就吃不到喜欢吃的了。”

说完,小姑娘还颇为骄傲的昂了昂脑袋。

太子爷一向冷艳矜贵的帅脸难得几分出乎意料的愣住,他还以为这只小馋猫儿会和他说“季哥哥,能不能给我一口吃”之类的话,没想到……

【 .】,精彩免费!

“季哥哥,我想吃一个冰淇淋啊。”

……

看着一整晚终于露出笑容的太子爷,时贝贝小朋友眼睛都亮了起来,季哥哥真的长得好好看啊。

“季哥哥,想要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时贝贝也笑眯眯的问,眼睛弯弯的就像月牙儿一样。

季景琛其实对冰淇淋之类的零食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开口说的却是,

“那都有什么口味的?”

时贝贝又把脑袋钻进冰柜里去了,她还没有识字儿,但对于一个从小见到好吃的就挪不动脚的小吃货来说,冰淇淋包装盒上画的水果图案她全都认识,就一个一个掰着手指头数,

“有巧克力味的,草莓味的,芒果味的……唔,还有荔枝味的……”

“最喜欢什么味的?”太子爷忽然出声。

时贝贝立刻回答,

“巧克力味的!”

季景琛勾唇挑了一下,

“那就巧克力的。”

时贝贝撅着的圆润润的小屁股扭了扭,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巧克力味的冰淇淋,生动的小脸就好像小馋猫儿见到一盆煎小黄鱼,拿在手里直直盯着看了整整五秒钟,然后才摇摇晃晃的递给季景琛,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

“季哥哥,给。”

季景琛垂眸朝冷藏柜里那一排摆列整齐的冰淇淋扫了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巧克力味的只剩一盒了。

难怪,时贝贝会一副割肉让梨的无比悲壮表情……

……

季景琛毫不客气的从时贝贝手里接过冰淇淋,不小心和那只小手挨在一起。

摸上去肉乎乎,软嫩嫩的,就像刚新鲜出笼的水晶小馒头,指间还缭绕暖暖的带着奶香的温度。

太子爷几不可查的顿了一顿,然后便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当着时贝贝的面又慢条斯理的打开冰淇淋盒盖,拆开里面自带的小木勺,挖了一勺,动作优雅又利索的直接喂进嘴里。

凉得季景琛猝不防的嘴角猛抽了(¬_¬)……巧克力丝滑醇厚的口感,也一并在唇齿间化开。

这么甜!

要腻死人了啊!

季景琛顿时嫌弃得就要狠狠皱眉,时贝贝吞口水的声音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

“季哥哥,好吃吗?”

季景琛一低头,就看见某只爱哭小馋猫儿又把他的衣服角揪住了,一边舔着嘴巴一边眨着星星眼望着他,从动作到表情都在生动表达“我也好想吃!”的内心活动。

季景琛那句已经到嘴边的“太难吃了”绕了一圈又打住了,又挖了一勺,清清凉凉的点头,

“味道不错。”

时贝贝一下子就笑得眯弯了眼,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才说,

“还好我昨天晚上忍住没有把最后一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偷偷吃掉,不然季哥哥现在就吃不到喜欢吃的了。”

说完,小姑娘还颇为骄傲的昂了昂脑袋。

太子爷一向冷艳矜贵的帅脸难得几分出乎意料的愣住,他还以为这只小馋猫儿会和他说“季哥哥,能不能给我一口吃”之类的话,没想到……

【 .】,精彩免费!

“季哥哥,我想吃一个冰淇淋啊。”

……

看着一整晚终于露出笑容的太子爷,时贝贝小朋友眼睛都亮了起来,季哥哥真的长得好好看啊。

“季哥哥,想要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时贝贝也笑眯眯的问,眼睛弯弯的就像月牙儿一样。

季景琛其实对冰淇淋之类的零食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开口说的却是,

“那都有什么口味的?”

时贝贝又把脑袋钻进冰柜里去了,她还没有识字儿,但对于一个从小见到好吃的就挪不动脚的小吃货来说,冰淇淋包装盒上画的水果图案她全都认识,就一个一个掰着手指头数,

“有巧克力味的,草莓味的,芒果味的……唔,还有荔枝味的……”

“最喜欢什么味的?”太子爷忽然出声。

时贝贝立刻回答,

“巧克力味的!”

季景琛勾唇挑了一下,

“那就巧克力的。”

时贝贝撅着的圆润润的小屁股扭了扭,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巧克力味的冰淇淋,生动的小脸就好像小馋猫儿见到一盆煎小黄鱼,拿在手里直直盯着看了整整五秒钟,然后才摇摇晃晃的递给季景琛,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

“季哥哥,给。”

季景琛垂眸朝冷藏柜里那一排摆列整齐的冰淇淋扫了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巧克力味的只剩一盒了。

难怪,时贝贝会一副割肉让梨的无比悲壮表情……

……

季景琛毫不客气的从时贝贝手里接过冰淇淋,不小心和那只小手挨在一起。

摸上去肉乎乎,软嫩嫩的,就像刚新鲜出笼的水晶小馒头,指间还缭绕暖暖的带着奶香的温度。

太子爷几不可查的顿了一顿,然后便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当着时贝贝的面又慢条斯理的打开冰淇淋盒盖,拆开里面自带的小木勺,挖了一勺,动作优雅又利索的直接喂进嘴里。

凉得季景琛猝不防的嘴角猛抽了(¬_¬)……巧克力丝滑醇厚的口感,也一并在唇齿间化开。

这么甜!

要腻死人了啊!

季景琛顿时嫌弃得就要狠狠皱眉,时贝贝吞口水的声音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

“季哥哥,好吃吗?”

季景琛一低头,就看见某只爱哭小馋猫儿又把他的衣服角揪住了,一边舔着嘴巴一边眨着星星眼望着他,从动作到表情都在生动表达“我也好想吃!”的内心活动。

季景琛那句已经到嘴边的“太难吃了”绕了一圈又打住了,又挖了一勺,清清凉凉的点头,

“味道不错。”

时贝贝一下子就笑得眯弯了眼,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才说,

“还好我昨天晚上忍住没有把最后一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偷偷吃掉,不然季哥哥现在就吃不到喜欢吃的了。”

说完,小姑娘还颇为骄傲的昂了昂脑袋。

太子爷一向冷艳矜贵的帅脸难得几分出乎意料的愣住,他还以为这只小馋猫儿会和他说“季哥哥,能不能给我一口吃”之类的话,没想到……

【 .】,精彩免费!

“季哥哥,我想吃一个冰淇淋啊。”

……

看着一整晚终于露出笑容的太子爷,时贝贝小朋友眼睛都亮了起来,季哥哥真的长得好好看啊。

“季哥哥,想要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时贝贝也笑眯眯的问,眼睛弯弯的就像月牙儿一样。

季景琛其实对冰淇淋之类的零食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开口说的却是,

“那都有什么口味的?”

时贝贝又把脑袋钻进冰柜里去了,她还没有识字儿,但对于一个从小见到好吃的就挪不动脚的小吃货来说,冰淇淋包装盒上画的水果图案她全都认识,就一个一个掰着手指头数,

“有巧克力味的,草莓味的,芒果味的……唔,还有荔枝味的……”

“最喜欢什么味的?”太子爷忽然出声。

时贝贝立刻回答,

“巧克力味的!”

季景琛勾唇挑了一下,

“那就巧克力的。”

时贝贝撅着的圆润润的小屁股扭了扭,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巧克力味的冰淇淋,生动的小脸就好像小馋猫儿见到一盆煎小黄鱼,拿在手里直直盯着看了整整五秒钟,然后才摇摇晃晃的递给季景琛,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

“季哥哥,给。”

季景琛垂眸朝冷藏柜里那一排摆列整齐的冰淇淋扫了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巧克力味的只剩一盒了。

难怪,时贝贝会一副割肉让梨的无比悲壮表情……

……

季景琛毫不客气的从时贝贝手里接过冰淇淋,不小心和那只小手挨在一起。

摸上去肉乎乎,软嫩嫩的,就像刚新鲜出笼的水晶小馒头,指间还缭绕暖暖的带着奶香的温度。

太子爷几不可查的顿了一顿,然后便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当着时贝贝的面又慢条斯理的打开冰淇淋盒盖,拆开里面自带的小木勺,挖了一勺,动作优雅又利索的直接喂进嘴里。

凉得季景琛猝不防的嘴角猛抽了(¬_¬)……巧克力丝滑醇厚的口感,也一并在唇齿间化开。

这么甜!

要腻死人了啊!

季景琛顿时嫌弃得就要狠狠皱眉,时贝贝吞口水的声音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

“季哥哥,好吃吗?”

季景琛一低头,就看见某只爱哭小馋猫儿又把他的衣服角揪住了,一边舔着嘴巴一边眨着星星眼望着他,从动作到表情都在生动表达“我也好想吃!”的内心活动。

季景琛那句已经到嘴边的“太难吃了”绕了一圈又打住了,又挖了一勺,清清凉凉的点头,

“味道不错。”

时贝贝一下子就笑得眯弯了眼,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才说,

“还好我昨天晚上忍住没有把最后一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偷偷吃掉,不然季哥哥现在就吃不到喜欢吃的了。”

说完,小姑娘还颇为骄傲的昂了昂脑袋。

太子爷一向冷艳矜贵的帅脸难得几分出乎意料的愣住,他还以为这只小馋猫儿会和他说“季哥哥,能不能给我一口吃”之类的话,没想到……

【 .】,精彩免费!

“季哥哥,我想吃一个冰淇淋啊。”

……

看着一整晚终于露出笑容的太子爷,时贝贝小朋友眼睛都亮了起来,季哥哥真的长得好好看啊。

“季哥哥,想要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时贝贝也笑眯眯的问,眼睛弯弯的就像月牙儿一样。

季景琛其实对冰淇淋之类的零食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开口说的却是,

“那都有什么口味的?”

时贝贝又把脑袋钻进冰柜里去了,她还没有识字儿,但对于一个从小见到好吃的就挪不动脚的小吃货来说,冰淇淋包装盒上画的水果图案她全都认识,就一个一个掰着手指头数,

“有巧克力味的,草莓味的,芒果味的……唔,还有荔枝味的……”

“最喜欢什么味的?”太子爷忽然出声。

时贝贝立刻回答,

“巧克力味的!”

季景琛勾唇挑了一下,

“那就巧克力的。”

时贝贝撅着的圆润润的小屁股扭了扭,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巧克力味的冰淇淋,生动的小脸就好像小馋猫儿见到一盆煎小黄鱼,拿在手里直直盯着看了整整五秒钟,然后才摇摇晃晃的递给季景琛,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

“季哥哥,给。”

季景琛垂眸朝冷藏柜里那一排摆列整齐的冰淇淋扫了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巧克力味的只剩一盒了。

难怪,时贝贝会一副割肉让梨的无比悲壮表情……

……

季景琛毫不客气的从时贝贝手里接过冰淇淋,不小心和那只小手挨在一起。

摸上去肉乎乎,软嫩嫩的,就像刚新鲜出笼的水晶小馒头,指间还缭绕暖暖的带着奶香的温度。

太子爷几不可查的顿了一顿,然后便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当着时贝贝的面又慢条斯理的打开冰淇淋盒盖,拆开里面自带的小木勺,挖了一勺,动作优雅又利索的直接喂进嘴里。

凉得季景琛猝不防的嘴角猛抽了(¬_¬)……巧克力丝滑醇厚的口感,也一并在唇齿间化开。

这么甜!

要腻死人了啊!

季景琛顿时嫌弃得就要狠狠皱眉,时贝贝吞口水的声音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

“季哥哥,好吃吗?”

季景琛一低头,就看见某只爱哭小馋猫儿又把他的衣服角揪住了,一边舔着嘴巴一边眨着星星眼望着他,从动作到表情都在生动表达“我也好想吃!”的内心活动。

季景琛那句已经到嘴边的“太难吃了”绕了一圈又打住了,又挖了一勺,清清凉凉的点头,

“味道不错。”

时贝贝一下子就笑得眯弯了眼,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才说,

“还好我昨天晚上忍住没有把最后一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偷偷吃掉,不然季哥哥现在就吃不到喜欢吃的了。”

说完,小姑娘还颇为骄傲的昂了昂脑袋。

太子爷一向冷艳矜贵的帅脸难得几分出乎意料的愣住,他还以为这只小馋猫儿会和他说“季哥哥,能不能给我一口吃”之类的话,没想到……

【 .】,精彩免费!

“季哥哥,我想吃一个冰淇淋啊。”

……

看着一整晚终于露出笑容的太子爷,时贝贝小朋友眼睛都亮了起来,季哥哥真的长得好好看啊。

“季哥哥,想要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时贝贝也笑眯眯的问,眼睛弯弯的就像月牙儿一样。

季景琛其实对冰淇淋之类的零食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开口说的却是,

“那都有什么口味的?”

时贝贝又把脑袋钻进冰柜里去了,她还没有识字儿,但对于一个从小见到好吃的就挪不动脚的小吃货来说,冰淇淋包装盒上画的水果图案她全都认识,就一个一个掰着手指头数,

“有巧克力味的,草莓味的,芒果味的……唔,还有荔枝味的……”

“最喜欢什么味的?”太子爷忽然出声。

时贝贝立刻回答,

“巧克力味的!”

季景琛勾唇挑了一下,

“那就巧克力的。”

时贝贝撅着的圆润润的小屁股扭了扭,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巧克力味的冰淇淋,生动的小脸就好像小馋猫儿见到一盆煎小黄鱼,拿在手里直直盯着看了整整五秒钟,然后才摇摇晃晃的递给季景琛,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

“季哥哥,给。”

季景琛垂眸朝冷藏柜里那一排摆列整齐的冰淇淋扫了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巧克力味的只剩一盒了。

难怪,时贝贝会一副割肉让梨的无比悲壮表情……

……

季景琛毫不客气的从时贝贝手里接过冰淇淋,不小心和那只小手挨在一起。

摸上去肉乎乎,软嫩嫩的,就像刚新鲜出笼的水晶小馒头,指间还缭绕暖暖的带着奶香的温度。

太子爷几不可查的顿了一顿,然后便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当着时贝贝的面又慢条斯理的打开冰淇淋盒盖,拆开里面自带的小木勺,挖了一勺,动作优雅又利索的直接喂进嘴里。

凉得季景琛猝不防的嘴角猛抽了(¬_¬)……巧克力丝滑醇厚的口感,也一并在唇齿间化开。

这么甜!

要腻死人了啊!

季景琛顿时嫌弃得就要狠狠皱眉,时贝贝吞口水的声音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

“季哥哥,好吃吗?”

季景琛一低头,就看见某只爱哭小馋猫儿又把他的衣服角揪住了,一边舔着嘴巴一边眨着星星眼望着他,从动作到表情都在生动表达“我也好想吃!”的内心活动。

季景琛那句已经到嘴边的“太难吃了”绕了一圈又打住了,又挖了一勺,清清凉凉的点头,

“味道不错。”

时贝贝一下子就笑得眯弯了眼,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才说,

“还好我昨天晚上忍住没有把最后一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偷偷吃掉,不然季哥哥现在就吃不到喜欢吃的了。”

说完,小姑娘还颇为骄傲的昂了昂脑袋。

太子爷一向冷艳矜贵的帅脸难得几分出乎意料的愣住,他还以为这只小馋猫儿会和他说“季哥哥,能不能给我一口吃”之类的话,没想到……

【 .】,精彩免费!

“季哥哥,我想吃一个冰淇淋啊。”

……

看着一整晚终于露出笑容的太子爷,时贝贝小朋友眼睛都亮了起来,季哥哥真的长得好好看啊。

“季哥哥,想要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时贝贝也笑眯眯的问,眼睛弯弯的就像月牙儿一样。

季景琛其实对冰淇淋之类的零食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开口说的却是,

“那都有什么口味的?”

时贝贝又把脑袋钻进冰柜里去了,她还没有识字儿,但对于一个从小见到好吃的就挪不动脚的小吃货来说,冰淇淋包装盒上画的水果图案她全都认识,就一个一个掰着手指头数,

“有巧克力味的,草莓味的,芒果味的……唔,还有荔枝味的……”

“最喜欢什么味的?”太子爷忽然出声。

时贝贝立刻回答,

“巧克力味的!”

季景琛勾唇挑了一下,

“那就巧克力的。”

时贝贝撅着的圆润润的小屁股扭了扭,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巧克力味的冰淇淋,生动的小脸就好像小馋猫儿见到一盆煎小黄鱼,拿在手里直直盯着看了整整五秒钟,然后才摇摇晃晃的递给季景琛,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

“季哥哥,给。”

季景琛垂眸朝冷藏柜里那一排摆列整齐的冰淇淋扫了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巧克力味的只剩一盒了。

难怪,时贝贝会一副割肉让梨的无比悲壮表情……

……

季景琛毫不客气的从时贝贝手里接过冰淇淋,不小心和那只小手挨在一起。

摸上去肉乎乎,软嫩嫩的,就像刚新鲜出笼的水晶小馒头,指间还缭绕暖暖的带着奶香的温度。

太子爷几不可查的顿了一顿,然后便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当着时贝贝的面又慢条斯理的打开冰淇淋盒盖,拆开里面自带的小木勺,挖了一勺,动作优雅又利索的直接喂进嘴里。

凉得季景琛猝不防的嘴角猛抽了(¬_¬)……巧克力丝滑醇厚的口感,也一并在唇齿间化开。

这么甜!

要腻死人了啊!

季景琛顿时嫌弃得就要狠狠皱眉,时贝贝吞口水的声音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

“季哥哥,好吃吗?”

季景琛一低头,就看见某只爱哭小馋猫儿又把他的衣服角揪住了,一边舔着嘴巴一边眨着星星眼望着他,从动作到表情都在生动表达“我也好想吃!”的内心活动。

季景琛那句已经到嘴边的“太难吃了”绕了一圈又打住了,又挖了一勺,清清凉凉的点头,

“味道不错。”

时贝贝一下子就笑得眯弯了眼,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才说,

“还好我昨天晚上忍住没有把最后一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偷偷吃掉,不然季哥哥现在就吃不到喜欢吃的了。”

说完,小姑娘还颇为骄傲的昂了昂脑袋。

太子爷一向冷艳矜贵的帅脸难得几分出乎意料的愣住,他还以为这只小馋猫儿会和他说“季哥哥,能不能给我一口吃”之类的话,没想到……

【 .】,精彩免费!

“季哥哥,我想吃一个冰淇淋啊。”

……

看着一整晚终于露出笑容的太子爷,时贝贝小朋友眼睛都亮了起来,季哥哥真的长得好好看啊。

“季哥哥,想要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时贝贝也笑眯眯的问,眼睛弯弯的就像月牙儿一样。

季景琛其实对冰淇淋之类的零食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开口说的却是,

“那都有什么口味的?”

时贝贝又把脑袋钻进冰柜里去了,她还没有识字儿,但对于一个从小见到好吃的就挪不动脚的小吃货来说,冰淇淋包装盒上画的水果图案她全都认识,就一个一个掰着手指头数,

“有巧克力味的,草莓味的,芒果味的……唔,还有荔枝味的……”

“最喜欢什么味的?”太子爷忽然出声。

时贝贝立刻回答,

“巧克力味的!”

季景琛勾唇挑了一下,

“那就巧克力的。”

时贝贝撅着的圆润润的小屁股扭了扭,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巧克力味的冰淇淋,生动的小脸就好像小馋猫儿见到一盆煎小黄鱼,拿在手里直直盯着看了整整五秒钟,然后才摇摇晃晃的递给季景琛,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

“季哥哥,给。”

季景琛垂眸朝冷藏柜里那一排摆列整齐的冰淇淋扫了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巧克力味的只剩一盒了。

难怪,时贝贝会一副割肉让梨的无比悲壮表情……

……

季景琛毫不客气的从时贝贝手里接过冰淇淋,不小心和那只小手挨在一起。

摸上去肉乎乎,软嫩嫩的,就像刚新鲜出笼的水晶小馒头,指间还缭绕暖暖的带着奶香的温度。

太子爷几不可查的顿了一顿,然后便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当着时贝贝的面又慢条斯理的打开冰淇淋盒盖,拆开里面自带的小木勺,挖了一勺,动作优雅又利索的直接喂进嘴里。

凉得季景琛猝不防的嘴角猛抽了(¬_¬)……巧克力丝滑醇厚的口感,也一并在唇齿间化开。

这么甜!

要腻死人了啊!

季景琛顿时嫌弃得就要狠狠皱眉,时贝贝吞口水的声音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

“季哥哥,好吃吗?”

季景琛一低头,就看见某只爱哭小馋猫儿又把他的衣服角揪住了,一边舔着嘴巴一边眨着星星眼望着他,从动作到表情都在生动表达“我也好想吃!”的内心活动。

季景琛那句已经到嘴边的“太难吃了”绕了一圈又打住了,又挖了一勺,清清凉凉的点头,

“味道不错。”

时贝贝一下子就笑得眯弯了眼,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才说,

“还好我昨天晚上忍住没有把最后一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偷偷吃掉,不然季哥哥现在就吃不到喜欢吃的了。”

说完,小姑娘还颇为骄傲的昂了昂脑袋。

太子爷一向冷艳矜贵的帅脸难得几分出乎意料的愣住,他还以为这只小馋猫儿会和他说“季哥哥,能不能给我一口吃”之类的话,没想到……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