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下载下载app

【 .】,精彩免费!

眸底的黑暗更一点,一点的浓稠,加深……

景妈妈眯了眯眼,午后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回头朝景爸爸说,“老景,看那人是不是亦承啊?”

“亦承来了吗?”景爸爸也站了起来,“和倾歌一起回来了?”

“不是,就亦承一个……”景妈妈又扬手朝屋外指了过去,声音倏顿,“诶,怎么一会儿就不在了?”

转角,一道鬼魅般的暗影闪过,早已经走出了小区。

景爸爸轻笑,“又看花眼了吧,得了,明天真得去配一副老花镜去了。”

“不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个人就站在那里的啊……”景妈妈继续张望。

“要真的是亦承的话,他干嘛不直接回家,站在那里做什么。”景爸爸接着说,“而且这个时间他们都在公司上班,亦承一个人回来啊?”

景妈妈果断被景爸爸说服了,连笑着摆头,“也是,估计是看花眼了,可能是身材体型和亦承很像。”

“那我进屋去给拿大衣啊,把这块杂草都拔了。”景妈妈又碎碎念。

景爸爸一笑,“好。”

清丽脱俗小姑娘大汗淋漓图片浑身散发青春气息

……

跑车里。

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在这片过分压抑的空间里扩散,不断刺激着死寂的心口,听得人心里发毛。

骤然,他浑身狠狠一震,仿佛突然被人一巴掌用力扇在了脸上,整个人都痉挛颤缩了一下,眼睛里那片如死神地狱般的黑暗一下子混沌散开了。

“**……”季亦承猛惊,凸出的喉结顿然一滚,发出一声嘶哑轻咳。

看着周遭的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会在岳父岳母家小区外面。

怎么会……

倏地,漆黑的瞳孔一瞬间死死瞪大了,他刚刚又变成……Ten了?在萧叔叔替他催眠过后!

季亦承心脏几乎要停跳,喉咙里仿佛堵着一团打湿的棉花,生生喘不过气来,惊恐的看着不远处的小区走道,Ten为什么会来景家?他刚刚做了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突然,眉心大跳,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忽然间在胸腔里蔓延,脊背都凉了,手掌心里净是冷汗。

Ten……

手机铃声终于化成实音传入他的耳朵里,季亦承又心口一惊,慌忙拿起来,接通。

“季亦承,干嘛呢?”电话里,小女人甜美轻快的声音直直传过来,还带着笑意,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她叫他名字时候嘴角扬起的漂亮弧度。

就这么旋入耳蜗,轻轻落在了他的心口,那汹涌如潮的惊慌,凌乱,无措……一下子统统消褪了,被温柔的安抚,快要喘不过气的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

“季亦承?”她又疑惑的叫他,“听不到我说话吗?”

季亦承抿唇一笑,几乎快要被他自己咬碎的牙口终于松动了些,薄唇间溢出低声,

“听得到。”

“干嘛呢?”

季亦承下意识看了眼斜对面的小区大门,狭长的眼睑微微垂了垂,“在外面办事。”

“哦,我还以为在公司呢。”景倾歌也没在意,又不掩兴奋笑嘻嘻说,“我刚刚买了一件大衣,穿着特别漂亮。” 【 .】,精彩免费!

眸底的黑暗更一点,一点的浓稠,加深……

景妈妈眯了眯眼,午后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回头朝景爸爸说,“老景,看那人是不是亦承啊?”

“亦承来了吗?”景爸爸也站了起来,“和倾歌一起回来了?”

“不是,就亦承一个……”景妈妈又扬手朝屋外指了过去,声音倏顿,“诶,怎么一会儿就不在了?”

转角,一道鬼魅般的暗影闪过,早已经走出了小区。

景爸爸轻笑,“又看花眼了吧,得了,明天真得去配一副老花镜去了。”

“不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个人就站在那里的啊……”景妈妈继续张望。

“要真的是亦承的话,他干嘛不直接回家,站在那里做什么。”景爸爸接着说,“而且这个时间他们都在公司上班,亦承一个人回来啊?”

景妈妈果断被景爸爸说服了,连笑着摆头,“也是,估计是看花眼了,可能是身材体型和亦承很像。”

“那我进屋去给拿大衣啊,把这块杂草都拔了。”景妈妈又碎碎念。

景爸爸一笑,“好。”

……

跑车里。

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在这片过分压抑的空间里扩散,不断刺激着死寂的心口,听得人心里发毛。

骤然,他浑身狠狠一震,仿佛突然被人一巴掌用力扇在了脸上,整个人都痉挛颤缩了一下,眼睛里那片如死神地狱般的黑暗一下子混沌散开了。

“**……”季亦承猛惊,凸出的喉结顿然一滚,发出一声嘶哑轻咳。

看着周遭的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会在岳父岳母家小区外面。

怎么会……

倏地,漆黑的瞳孔一瞬间死死瞪大了,他刚刚又变成……Ten了?在萧叔叔替他催眠过后!

季亦承心脏几乎要停跳,喉咙里仿佛堵着一团打湿的棉花,生生喘不过气来,惊恐的看着不远处的小区走道,Ten为什么会来景家?他刚刚做了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突然,眉心大跳,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忽然间在胸腔里蔓延,脊背都凉了,手掌心里净是冷汗。

Ten……

手机铃声终于化成实音传入他的耳朵里,季亦承又心口一惊,慌忙拿起来,接通。

“季亦承,干嘛呢?”电话里,小女人甜美轻快的声音直直传过来,还带着笑意,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她叫他名字时候嘴角扬起的漂亮弧度。

就这么旋入耳蜗,轻轻落在了他的心口,那汹涌如潮的惊慌,凌乱,无措……一下子统统消褪了,被温柔的安抚,快要喘不过气的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

“季亦承?”她又疑惑的叫他,“听不到我说话吗?”

季亦承抿唇一笑,几乎快要被他自己咬碎的牙口终于松动了些,薄唇间溢出低声,

“听得到。”

“干嘛呢?”

季亦承下意识看了眼斜对面的小区大门,狭长的眼睑微微垂了垂,“在外面办事。”

“哦,我还以为在公司呢。”景倾歌也没在意,又不掩兴奋笑嘻嘻说,“我刚刚买了一件大衣,穿着特别漂亮。”

【 .】,精彩免费!

眸底的黑暗更一点,一点的浓稠,加深……

景妈妈眯了眯眼,午后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回头朝景爸爸说,“老景,看那人是不是亦承啊?”

“亦承来了吗?”景爸爸也站了起来,“和倾歌一起回来了?”

“不是,就亦承一个……”景妈妈又扬手朝屋外指了过去,声音倏顿,“诶,怎么一会儿就不在了?”

转角,一道鬼魅般的暗影闪过,早已经走出了小区。

景爸爸轻笑,“又看花眼了吧,得了,明天真得去配一副老花镜去了。”

“不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个人就站在那里的啊……”景妈妈继续张望。

“要真的是亦承的话,他干嘛不直接回家,站在那里做什么。”景爸爸接着说,“而且这个时间他们都在公司上班,亦承一个人回来啊?”

景妈妈果断被景爸爸说服了,连笑着摆头,“也是,估计是看花眼了,可能是身材体型和亦承很像。”

“那我进屋去给拿大衣啊,把这块杂草都拔了。”景妈妈又碎碎念。

景爸爸一笑,“好。”

……

跑车里。

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在这片过分压抑的空间里扩散,不断刺激着死寂的心口,听得人心里发毛。

骤然,他浑身狠狠一震,仿佛突然被人一巴掌用力扇在了脸上,整个人都痉挛颤缩了一下,眼睛里那片如死神地狱般的黑暗一下子混沌散开了。

“**……”季亦承猛惊,凸出的喉结顿然一滚,发出一声嘶哑轻咳。

看着周遭的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会在岳父岳母家小区外面。

怎么会……

倏地,漆黑的瞳孔一瞬间死死瞪大了,他刚刚又变成……Ten了?在萧叔叔替他催眠过后!

季亦承心脏几乎要停跳,喉咙里仿佛堵着一团打湿的棉花,生生喘不过气来,惊恐的看着不远处的小区走道,Ten为什么会来景家?他刚刚做了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突然,眉心大跳,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忽然间在胸腔里蔓延,脊背都凉了,手掌心里净是冷汗。

Ten……

手机铃声终于化成实音传入他的耳朵里,季亦承又心口一惊,慌忙拿起来,接通。

“季亦承,干嘛呢?”电话里,小女人甜美轻快的声音直直传过来,还带着笑意,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她叫他名字时候嘴角扬起的漂亮弧度。

就这么旋入耳蜗,轻轻落在了他的心口,那汹涌如潮的惊慌,凌乱,无措……一下子统统消褪了,被温柔的安抚,快要喘不过气的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

“季亦承?”她又疑惑的叫他,“听不到我说话吗?”

季亦承抿唇一笑,几乎快要被他自己咬碎的牙口终于松动了些,薄唇间溢出低声,

“听得到。”

“干嘛呢?”

季亦承下意识看了眼斜对面的小区大门,狭长的眼睑微微垂了垂,“在外面办事。”

“哦,我还以为在公司呢。”景倾歌也没在意,又不掩兴奋笑嘻嘻说,“我刚刚买了一件大衣,穿着特别漂亮。”

【 .】,精彩免费!

眸底的黑暗更一点,一点的浓稠,加深……

景妈妈眯了眯眼,午后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回头朝景爸爸说,“老景,看那人是不是亦承啊?”

“亦承来了吗?”景爸爸也站了起来,“和倾歌一起回来了?”

“不是,就亦承一个……”景妈妈又扬手朝屋外指了过去,声音倏顿,“诶,怎么一会儿就不在了?”

转角,一道鬼魅般的暗影闪过,早已经走出了小区。

景爸爸轻笑,“又看花眼了吧,得了,明天真得去配一副老花镜去了。”

“不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个人就站在那里的啊……”景妈妈继续张望。

“要真的是亦承的话,他干嘛不直接回家,站在那里做什么。”景爸爸接着说,“而且这个时间他们都在公司上班,亦承一个人回来啊?”

景妈妈果断被景爸爸说服了,连笑着摆头,“也是,估计是看花眼了,可能是身材体型和亦承很像。”

“那我进屋去给拿大衣啊,把这块杂草都拔了。”景妈妈又碎碎念。

景爸爸一笑,“好。”

……

跑车里。

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在这片过分压抑的空间里扩散,不断刺激着死寂的心口,听得人心里发毛。

骤然,他浑身狠狠一震,仿佛突然被人一巴掌用力扇在了脸上,整个人都痉挛颤缩了一下,眼睛里那片如死神地狱般的黑暗一下子混沌散开了。

“**……”季亦承猛惊,凸出的喉结顿然一滚,发出一声嘶哑轻咳。

看着周遭的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会在岳父岳母家小区外面。

怎么会……

倏地,漆黑的瞳孔一瞬间死死瞪大了,他刚刚又变成……Ten了?在萧叔叔替他催眠过后!

季亦承心脏几乎要停跳,喉咙里仿佛堵着一团打湿的棉花,生生喘不过气来,惊恐的看着不远处的小区走道,Ten为什么会来景家?他刚刚做了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突然,眉心大跳,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忽然间在胸腔里蔓延,脊背都凉了,手掌心里净是冷汗。

Ten……

手机铃声终于化成实音传入他的耳朵里,季亦承又心口一惊,慌忙拿起来,接通。

“季亦承,干嘛呢?”电话里,小女人甜美轻快的声音直直传过来,还带着笑意,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她叫他名字时候嘴角扬起的漂亮弧度。

就这么旋入耳蜗,轻轻落在了他的心口,那汹涌如潮的惊慌,凌乱,无措……一下子统统消褪了,被温柔的安抚,快要喘不过气的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

“季亦承?”她又疑惑的叫他,“听不到我说话吗?”

季亦承抿唇一笑,几乎快要被他自己咬碎的牙口终于松动了些,薄唇间溢出低声,

“听得到。”

“干嘛呢?”

季亦承下意识看了眼斜对面的小区大门,狭长的眼睑微微垂了垂,“在外面办事。”

“哦,我还以为在公司呢。”景倾歌也没在意,又不掩兴奋笑嘻嘻说,“我刚刚买了一件大衣,穿着特别漂亮。”

【 .】,精彩免费!

眸底的黑暗更一点,一点的浓稠,加深……

景妈妈眯了眯眼,午后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回头朝景爸爸说,“老景,看那人是不是亦承啊?”

“亦承来了吗?”景爸爸也站了起来,“和倾歌一起回来了?”

“不是,就亦承一个……”景妈妈又扬手朝屋外指了过去,声音倏顿,“诶,怎么一会儿就不在了?”

转角,一道鬼魅般的暗影闪过,早已经走出了小区。

景爸爸轻笑,“又看花眼了吧,得了,明天真得去配一副老花镜去了。”

“不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个人就站在那里的啊……”景妈妈继续张望。

“要真的是亦承的话,他干嘛不直接回家,站在那里做什么。”景爸爸接着说,“而且这个时间他们都在公司上班,亦承一个人回来啊?”

景妈妈果断被景爸爸说服了,连笑着摆头,“也是,估计是看花眼了,可能是身材体型和亦承很像。”

“那我进屋去给拿大衣啊,把这块杂草都拔了。”景妈妈又碎碎念。

景爸爸一笑,“好。”

……

跑车里。

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在这片过分压抑的空间里扩散,不断刺激着死寂的心口,听得人心里发毛。

骤然,他浑身狠狠一震,仿佛突然被人一巴掌用力扇在了脸上,整个人都痉挛颤缩了一下,眼睛里那片如死神地狱般的黑暗一下子混沌散开了。

“**……”季亦承猛惊,凸出的喉结顿然一滚,发出一声嘶哑轻咳。

看着周遭的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会在岳父岳母家小区外面。

怎么会……

倏地,漆黑的瞳孔一瞬间死死瞪大了,他刚刚又变成……Ten了?在萧叔叔替他催眠过后!

季亦承心脏几乎要停跳,喉咙里仿佛堵着一团打湿的棉花,生生喘不过气来,惊恐的看着不远处的小区走道,Ten为什么会来景家?他刚刚做了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突然,眉心大跳,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忽然间在胸腔里蔓延,脊背都凉了,手掌心里净是冷汗。

Ten……

手机铃声终于化成实音传入他的耳朵里,季亦承又心口一惊,慌忙拿起来,接通。

“季亦承,干嘛呢?”电话里,小女人甜美轻快的声音直直传过来,还带着笑意,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她叫他名字时候嘴角扬起的漂亮弧度。

就这么旋入耳蜗,轻轻落在了他的心口,那汹涌如潮的惊慌,凌乱,无措……一下子统统消褪了,被温柔的安抚,快要喘不过气的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

“季亦承?”她又疑惑的叫他,“听不到我说话吗?”

季亦承抿唇一笑,几乎快要被他自己咬碎的牙口终于松动了些,薄唇间溢出低声,

“听得到。”

“干嘛呢?”

季亦承下意识看了眼斜对面的小区大门,狭长的眼睑微微垂了垂,“在外面办事。”

“哦,我还以为在公司呢。”景倾歌也没在意,又不掩兴奋笑嘻嘻说,“我刚刚买了一件大衣,穿着特别漂亮。”

【 .】,精彩免费!

眸底的黑暗更一点,一点的浓稠,加深……

景妈妈眯了眯眼,午后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回头朝景爸爸说,“老景,看那人是不是亦承啊?”

“亦承来了吗?”景爸爸也站了起来,“和倾歌一起回来了?”

“不是,就亦承一个……”景妈妈又扬手朝屋外指了过去,声音倏顿,“诶,怎么一会儿就不在了?”

转角,一道鬼魅般的暗影闪过,早已经走出了小区。

景爸爸轻笑,“又看花眼了吧,得了,明天真得去配一副老花镜去了。”

“不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个人就站在那里的啊……”景妈妈继续张望。

“要真的是亦承的话,他干嘛不直接回家,站在那里做什么。”景爸爸接着说,“而且这个时间他们都在公司上班,亦承一个人回来啊?”

景妈妈果断被景爸爸说服了,连笑着摆头,“也是,估计是看花眼了,可能是身材体型和亦承很像。”

“那我进屋去给拿大衣啊,把这块杂草都拔了。”景妈妈又碎碎念。

景爸爸一笑,“好。”

……

跑车里。

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在这片过分压抑的空间里扩散,不断刺激着死寂的心口,听得人心里发毛。

骤然,他浑身狠狠一震,仿佛突然被人一巴掌用力扇在了脸上,整个人都痉挛颤缩了一下,眼睛里那片如死神地狱般的黑暗一下子混沌散开了。

“**……”季亦承猛惊,凸出的喉结顿然一滚,发出一声嘶哑轻咳。

看着周遭的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会在岳父岳母家小区外面。

怎么会……

倏地,漆黑的瞳孔一瞬间死死瞪大了,他刚刚又变成……Ten了?在萧叔叔替他催眠过后!

季亦承心脏几乎要停跳,喉咙里仿佛堵着一团打湿的棉花,生生喘不过气来,惊恐的看着不远处的小区走道,Ten为什么会来景家?他刚刚做了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突然,眉心大跳,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忽然间在胸腔里蔓延,脊背都凉了,手掌心里净是冷汗。

Ten……

手机铃声终于化成实音传入他的耳朵里,季亦承又心口一惊,慌忙拿起来,接通。

“季亦承,干嘛呢?”电话里,小女人甜美轻快的声音直直传过来,还带着笑意,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她叫他名字时候嘴角扬起的漂亮弧度。

就这么旋入耳蜗,轻轻落在了他的心口,那汹涌如潮的惊慌,凌乱,无措……一下子统统消褪了,被温柔的安抚,快要喘不过气的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

“季亦承?”她又疑惑的叫他,“听不到我说话吗?”

季亦承抿唇一笑,几乎快要被他自己咬碎的牙口终于松动了些,薄唇间溢出低声,

“听得到。”

“干嘛呢?”

季亦承下意识看了眼斜对面的小区大门,狭长的眼睑微微垂了垂,“在外面办事。”

“哦,我还以为在公司呢。”景倾歌也没在意,又不掩兴奋笑嘻嘻说,“我刚刚买了一件大衣,穿着特别漂亮。”

【 .】,精彩免费!

眸底的黑暗更一点,一点的浓稠,加深……

景妈妈眯了眯眼,午后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回头朝景爸爸说,“老景,看那人是不是亦承啊?”

“亦承来了吗?”景爸爸也站了起来,“和倾歌一起回来了?”

“不是,就亦承一个……”景妈妈又扬手朝屋外指了过去,声音倏顿,“诶,怎么一会儿就不在了?”

转角,一道鬼魅般的暗影闪过,早已经走出了小区。

景爸爸轻笑,“又看花眼了吧,得了,明天真得去配一副老花镜去了。”

“不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个人就站在那里的啊……”景妈妈继续张望。

“要真的是亦承的话,他干嘛不直接回家,站在那里做什么。”景爸爸接着说,“而且这个时间他们都在公司上班,亦承一个人回来啊?”

景妈妈果断被景爸爸说服了,连笑着摆头,“也是,估计是看花眼了,可能是身材体型和亦承很像。”

“那我进屋去给拿大衣啊,把这块杂草都拔了。”景妈妈又碎碎念。

景爸爸一笑,“好。”

……

跑车里。

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在这片过分压抑的空间里扩散,不断刺激着死寂的心口,听得人心里发毛。

骤然,他浑身狠狠一震,仿佛突然被人一巴掌用力扇在了脸上,整个人都痉挛颤缩了一下,眼睛里那片如死神地狱般的黑暗一下子混沌散开了。

“**……”季亦承猛惊,凸出的喉结顿然一滚,发出一声嘶哑轻咳。

看着周遭的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会在岳父岳母家小区外面。

怎么会……

倏地,漆黑的瞳孔一瞬间死死瞪大了,他刚刚又变成……Ten了?在萧叔叔替他催眠过后!

季亦承心脏几乎要停跳,喉咙里仿佛堵着一团打湿的棉花,生生喘不过气来,惊恐的看着不远处的小区走道,Ten为什么会来景家?他刚刚做了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突然,眉心大跳,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忽然间在胸腔里蔓延,脊背都凉了,手掌心里净是冷汗。

Ten……

手机铃声终于化成实音传入他的耳朵里,季亦承又心口一惊,慌忙拿起来,接通。

“季亦承,干嘛呢?”电话里,小女人甜美轻快的声音直直传过来,还带着笑意,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她叫他名字时候嘴角扬起的漂亮弧度。

就这么旋入耳蜗,轻轻落在了他的心口,那汹涌如潮的惊慌,凌乱,无措……一下子统统消褪了,被温柔的安抚,快要喘不过气的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

“季亦承?”她又疑惑的叫他,“听不到我说话吗?”

季亦承抿唇一笑,几乎快要被他自己咬碎的牙口终于松动了些,薄唇间溢出低声,

“听得到。”

“干嘛呢?”

季亦承下意识看了眼斜对面的小区大门,狭长的眼睑微微垂了垂,“在外面办事。”

“哦,我还以为在公司呢。”景倾歌也没在意,又不掩兴奋笑嘻嘻说,“我刚刚买了一件大衣,穿着特别漂亮。”

【 .】,精彩免费!

眸底的黑暗更一点,一点的浓稠,加深……

景妈妈眯了眯眼,午后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回头朝景爸爸说,“老景,看那人是不是亦承啊?”

“亦承来了吗?”景爸爸也站了起来,“和倾歌一起回来了?”

“不是,就亦承一个……”景妈妈又扬手朝屋外指了过去,声音倏顿,“诶,怎么一会儿就不在了?”

转角,一道鬼魅般的暗影闪过,早已经走出了小区。

景爸爸轻笑,“又看花眼了吧,得了,明天真得去配一副老花镜去了。”

“不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个人就站在那里的啊……”景妈妈继续张望。

“要真的是亦承的话,他干嘛不直接回家,站在那里做什么。”景爸爸接着说,“而且这个时间他们都在公司上班,亦承一个人回来啊?”

景妈妈果断被景爸爸说服了,连笑着摆头,“也是,估计是看花眼了,可能是身材体型和亦承很像。”

“那我进屋去给拿大衣啊,把这块杂草都拔了。”景妈妈又碎碎念。

景爸爸一笑,“好。”

……

跑车里。

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在这片过分压抑的空间里扩散,不断刺激着死寂的心口,听得人心里发毛。

骤然,他浑身狠狠一震,仿佛突然被人一巴掌用力扇在了脸上,整个人都痉挛颤缩了一下,眼睛里那片如死神地狱般的黑暗一下子混沌散开了。

“**……”季亦承猛惊,凸出的喉结顿然一滚,发出一声嘶哑轻咳。

看着周遭的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会在岳父岳母家小区外面。

怎么会……

倏地,漆黑的瞳孔一瞬间死死瞪大了,他刚刚又变成……Ten了?在萧叔叔替他催眠过后!

季亦承心脏几乎要停跳,喉咙里仿佛堵着一团打湿的棉花,生生喘不过气来,惊恐的看着不远处的小区走道,Ten为什么会来景家?他刚刚做了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突然,眉心大跳,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忽然间在胸腔里蔓延,脊背都凉了,手掌心里净是冷汗。

Ten……

手机铃声终于化成实音传入他的耳朵里,季亦承又心口一惊,慌忙拿起来,接通。

“季亦承,干嘛呢?”电话里,小女人甜美轻快的声音直直传过来,还带着笑意,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她叫他名字时候嘴角扬起的漂亮弧度。

就这么旋入耳蜗,轻轻落在了他的心口,那汹涌如潮的惊慌,凌乱,无措……一下子统统消褪了,被温柔的安抚,快要喘不过气的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

“季亦承?”她又疑惑的叫他,“听不到我说话吗?”

季亦承抿唇一笑,几乎快要被他自己咬碎的牙口终于松动了些,薄唇间溢出低声,

“听得到。”

“干嘛呢?”

季亦承下意识看了眼斜对面的小区大门,狭长的眼睑微微垂了垂,“在外面办事。”

“哦,我还以为在公司呢。”景倾歌也没在意,又不掩兴奋笑嘻嘻说,“我刚刚买了一件大衣,穿着特别漂亮。”

【 .】,精彩免费!

眸底的黑暗更一点,一点的浓稠,加深……

景妈妈眯了眯眼,午后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回头朝景爸爸说,“老景,看那人是不是亦承啊?”

“亦承来了吗?”景爸爸也站了起来,“和倾歌一起回来了?”

“不是,就亦承一个……”景妈妈又扬手朝屋外指了过去,声音倏顿,“诶,怎么一会儿就不在了?”

转角,一道鬼魅般的暗影闪过,早已经走出了小区。

景爸爸轻笑,“又看花眼了吧,得了,明天真得去配一副老花镜去了。”

“不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个人就站在那里的啊……”景妈妈继续张望。

“要真的是亦承的话,他干嘛不直接回家,站在那里做什么。”景爸爸接着说,“而且这个时间他们都在公司上班,亦承一个人回来啊?”

景妈妈果断被景爸爸说服了,连笑着摆头,“也是,估计是看花眼了,可能是身材体型和亦承很像。”

“那我进屋去给拿大衣啊,把这块杂草都拔了。”景妈妈又碎碎念。

景爸爸一笑,“好。”

……

跑车里。

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在这片过分压抑的空间里扩散,不断刺激着死寂的心口,听得人心里发毛。

骤然,他浑身狠狠一震,仿佛突然被人一巴掌用力扇在了脸上,整个人都痉挛颤缩了一下,眼睛里那片如死神地狱般的黑暗一下子混沌散开了。

“**……”季亦承猛惊,凸出的喉结顿然一滚,发出一声嘶哑轻咳。

看着周遭的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会在岳父岳母家小区外面。

怎么会……

倏地,漆黑的瞳孔一瞬间死死瞪大了,他刚刚又变成……Ten了?在萧叔叔替他催眠过后!

季亦承心脏几乎要停跳,喉咙里仿佛堵着一团打湿的棉花,生生喘不过气来,惊恐的看着不远处的小区走道,Ten为什么会来景家?他刚刚做了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突然,眉心大跳,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忽然间在胸腔里蔓延,脊背都凉了,手掌心里净是冷汗。

Ten……

手机铃声终于化成实音传入他的耳朵里,季亦承又心口一惊,慌忙拿起来,接通。

“季亦承,干嘛呢?”电话里,小女人甜美轻快的声音直直传过来,还带着笑意,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她叫他名字时候嘴角扬起的漂亮弧度。

就这么旋入耳蜗,轻轻落在了他的心口,那汹涌如潮的惊慌,凌乱,无措……一下子统统消褪了,被温柔的安抚,快要喘不过气的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

“季亦承?”她又疑惑的叫他,“听不到我说话吗?”

季亦承抿唇一笑,几乎快要被他自己咬碎的牙口终于松动了些,薄唇间溢出低声,

“听得到。”

“干嘛呢?”

季亦承下意识看了眼斜对面的小区大门,狭长的眼睑微微垂了垂,“在外面办事。”

“哦,我还以为在公司呢。”景倾歌也没在意,又不掩兴奋笑嘻嘻说,“我刚刚买了一件大衣,穿着特别漂亮。”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