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色视频污在线下载

“看来我的宿命终于要完成了。”

看着剑意越来越浓厚的照灯笼,柳如是不惊反喜,嘴角抿出一丝笑意,长剑抖了抖,极情剑微微发亮,随即,《剑典》中防御最强的一招使出。

如是、我闻

剑身轻轻一挽,一时间剑光密布整个虚空,‘如是我闻’是佛教的说法,‘言如是事,我昔曾闻如是’,是阿难口中,佛祖的最后一句说法。

这也是她当初对人皇的承诺,如是、我闻,你说的话,我听到了,我也做到了。

而柳如是又借佛参道,从中领悟出了‘镜花水月’的剑术,此剑一出,便是人心如镜,她则能在镜子之间来回穿梭,杂念有她、爱恨有她、生死有她,任何一种心念的变化,她都能掌握,并且找出其中的破绽。

柳如是一剑踏入,另一步便从另一张镜面中走出,剑身平刺,直指照灯笼的后脑勺。

剑光刺入,没有一丝停滞,同时一丝丝涟漪从虚空中诞生,剑尖从柳如是脑后刺入,贯穿前额。

柳如是用自己的剑,杀死了自己。

“如是我闻,这一剑,你闻到了吗?”

照灯笼从另一张镜面中走出,一袭黑衣变成了一袭白衣,脸上的冷厉与疯狂也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淡淡的漠然。

“天无情,你果然领悟出来了。”

清新美少女长发飘逸午后花园唯美写真

“因无情、故无性、无命,我领悟了,多谢。”

“你祖父、祖父——”

柳如是眼中闪过一丝期盼,既然对方明白了,那么……

谁知照灯笼摇了摇头,缓缓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已不再是众生之人道,而是外道之人道,只要福堂还未离开此界,我便会追杀到底,当年老祖以外域之人道搅钟吾之人道,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今亦然。”

柳如是苦笑一声,眼神逐渐散乱,喃喃道:“还真是一样,分明就是一人。”

穹苍暴雨宗宗主、柳如是,亡。

照灯笼轻轻一点,空气中生出大量的寒冰,并凝成一座棺材,将尸首冰封。

他这才转过身来,对着戚笼道:“好久不见了,魁首。”

“我如今可不是魁首,”戚笼同样笑道,真正的魁首,是带刀的那一位。

“也对,那么戚大哥,你不是来劝我的吧?”照灯笼问。

“当然不是,我可不是和尚和尼姑,做婊子还要立牌坊,复国计划将人道两分,活人都被藏了起来,人道只剩下被古佛镇压的,最疯狂的一部分,你于其中孕育出剑术,孕育出自我,我怎么会劝你放下屠刀呢。”

“因为你就是屠刀本身啊。”

照灯笼呼了一口气,感激的笑了笑,道:“还是戚大哥懂我,我曾以为,为小民请命是正道之举,却发现众生视我为邪魔,只是戚大哥,佛门说众生平等、道家讲有教无类,怎么到我这里,这些大道理却偏偏都不算数了呢?”

“因为古佛的众生,是此界的众生,佛门的众生,是大千世界的众生,道家的有教无类也是同理;佛道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倘若真的管了,你怎么管,我怎么管,你我对敌又怎么管,道理之所以是道理,便是因为在现实中,它多半是行不通的。”

照灯笼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原来如此,所以说,普渡众生也要先捡软的度,硬茬子得留到最后,但是戚大哥,佛道两门,真的都是欺软怕硬之徒吗?”

戚笼摇头,笑道:“当然不是,若真是如此,如来仙人就不会挑战天帝了,只有拥有无敌众生的力量,才能够真正普渡众生,我相信如来仙人是这么想的,古佛也是这么想的,道门也是同理,或迟或早,他们还是会找上门来的。”

照灯笼又想了想,问道:“那你我如何自处?”

“无非还是挣命而已,只不过前者是争性命的命,后者是挣天命的命,旧桶装新水,其实说到底也没什么区别。”

“天帝即是天命?”

“当然,天条天律是十二万九千六百道后天大道的源头,只要天帝一声令下,漫天神佛,谁敢不从?天帝若是如来,佛门便能普渡众生,天帝若出身道门,道家同样教化众生,如是魔道天帝,那么魔道便是大千正统。”

“所以人人都想当天帝?”

戚笼笑了笑,摇头道:“我不想做。”

照灯笼眼角弯了弯,笑道:“大寇就是大寇,放了刀了匪性依旧不改,大哥也不愧是大哥,一番话说的小弟醍醐灌顶,就凭这一番话,便值小弟一剑。”

“你这一剑值多少钱。”

“值一个未来佛。”

“那我下次请你饮酒。”

照灯笼拔剑,无情剑光一闪,便杀入戚笼分身的精神世界中,剑光亮起,穿过惊愕的‘弥勒佛’眉心。

……

无间地狱中,正在承受无尽刑法的古佛燃灯忽然轻咦一声,诧异的自言自语。

“居然主动放弃了弥勒佛,这是生怕再牵扯上我佛门的因果么。”

燃灯提起麻袋,从麻袋中倒出一堆借条,并从借条中摸出十张来,老眉缓缓皱起。

“从拨动的时间线来看,加上这一位,只有九位是在小千世界就断绝佛门联系,而其它九位都结局凄惨,早早就死在不远的未来中,这一位也会如此吗?”

古佛眼光纯澈明亮,但只能看清过去,看不清未来。

……

而在钟吾天地之外,七夜真人的真身,七重夜境之中,钟毓秀,或者说,明妖皇端坐其中,气息很奇怪,介乎于生死之间,而妩媚的脸蛋上,却是另一人的气质。

终于,她缓缓睁眼了。

那是一双重瞳眼。

“主人!”七夜真人恭谨道,这位七府真神的统领,露出极其敬畏的神色。

“终于出来了,”‘钟毓秀’笑道:“天帝想找我,龙庭那小子也想让我出来,哪有那么简单,我要是通过他们出去了,岂不是任他们拿捏。”

“七夜,你做的不错,这具肉身很新鲜,我很喜欢,而且明妖皇这个身份足够不被人怀疑,等我日后上界了,你就跟着我吧。”

“是,主人,”七夜真人恭恭敬敬道。

“哦,对了,记得走之前,先把这个小千世界的首尾先处理干净,我那具假分身,让她把动静闹大一些,别让天帝察觉我出世了。”

“是。”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